top of page

疫國人生/日本りゅう君:想念在教室裡上課的日子




現正就讀立命館亞洲太平洋大學國際經營大四,りゅう君,中文名字是冠宇,在日本生活了四年,原本以為大四這年應該是要專心準備畢業後找工作的前置作業,沒想到碰到疫情攪局,不要說找工作,連上課模式都完全改變,身邊許多同學更是花了很多時間才能適應這樣的遠距教學形式。


前兩篇文章講了一般上班族的疫情生活,這篇從學生的角度切入,看疫情如何影響校園生活。



沒電腦怎麼遠距上課?


日本當地疫情爆發沒多久,加上鑽石公主號事件,讓日本國內學校開始提前布局,起初採用的措施是一半課程線上授課,一半同樣到校上課。但隨著疫情升溫,許多學校紛紛改為全線上制,一直到今年四月才又開始有學校改採一半線上一半實體課程。(冠宇就讀學校則是一開始就採取遠距教學)


日本的疫情線上教育之路起初並不順遂,根據日本文部科學省的調查,截至 2020 年 4 月中旬以前,處於停課或預計停課的 1,213 個地區中,只有 3% 的學校使用線上教材,提供學生利用時間自主學習;另只有 5% 的地區採用雙向線上授課,也就是老師與學生零時差同步教學。


還沒完全遠距上課時,某些課程還是會在教室上,但每個座位前都有隔板,怕同學講話飛沫噴到前方同學身上,講台前也有隔板防止老師飛沫噴濺。

這也顯現出日本政府在推動線上教學的巨大障礙,本來預計要在 2023 年推動完畢的「平板電腦配發作業」計畫,因為疫情被逼得在 2020 年就要完成,但是實際的狀況追不上政令的調整。


根據風傳媒的報導,日本政府有三大挑戰要克服:設備、開銷、安全及隱私。


從設備來看,日本平均每 5.4 人能分到一台教育用電腦,而使用電腦或是其他電子設備做作業的學童全國只有 3%,這也迫使日本政府提前實施 GIGA SCHOOL(Global and Innovation Gateway for All School)計畫,投入 2 千多億日圓預算,補助學校添購電腦設備。


然而就算添購了電腦設備,電腦並非永遠不會壞,而且在眾多學生使用情況下,可以預見損壞的機率更高。所以地方政府就算獲得了中央的補助,但之後維修、汰換、軟體更新等等支出,都是龐大的負擔。


最後,使用電子設備學習會不會有個資外洩問題?若是由學校分發平板電腦給學生,學生有沒有可能因此接觸到不恰當的網站?根據風傳媒報導,佐賀縣武雄市在 2015 年前就已經完成市立中小學一人一台平板電腦的目標,且學生可以帶回家使用,但是考量到前述的問題,所以鎖住平板電腦上網功能,但這也導致學生無法在家上網查找資料,更不用說遠距上課。此外,並不是每個人家中都有網路,就算有網路,也不一定能順暢到足以觀看直播教學。


這三大障礙,日本政府雖然無法在短短一年內解決,可是及早看到問題、及早解決,也讓線上教學之路推動得更加順利。


若是必須到學校去,校園各大樓都採取單一出入口制,且設有紅外線體溫感測器。


在家上課的日子


從前作完老師交付的作業,下堂課直接交給老師,這樣的情景已經完全轉變。在遠距教學的時代,所有作業都是透過雲端繳交,email 也好、教學系統也好,不僅學生需要適應,老師也要。


「我身邊有些同學對於線上交作業還滿不習慣的,而且也不是每個人都很熟悉學校的系統。」冠宇解釋。


學生或許相對好適應,畢竟生活在被網路包圍的時代。可是對於老師來說,遠距教學可能是個大難題。根據台灣教育部電子報資料指出,2021 年起最多派遣 9000 名 ICT 相關專家到學校,指導高中以下老師如何使用線上教學工具。


不過線上教學難題在大學似乎顯得還好,冠宇說他們以 Zoom 系統上課,大家都很快就上手。「剛開始用 Zoom 上課滿新鮮的,而且學生可以選擇不要開鏡頭,還滿多女生不會開鏡頭的,可能也是因為沒化妝吧。有些人也不想被看到自己在家的樣子。」


上課、繳交作業都可以透過線上,那考試呢?「考試的話我們有用一個網站,這個網站是提供給學校老師設計考題用的,我們只要在特定時間上去做答就可以。」「這樣不會很好做弊嗎?」我這樣問,「對啊,所以考試是採取翻書考,也規定不可以問同學,但是還是有人會偷偷問別人答案啦!」他回答。


因為線上考試問題多,所以滿多老師直接選擇不考試,以繳交報告方式取代。


校園空蕩蕩的樣子還是頭一次看到。

下課關掉視窗後的房間


在沒有疫情的時候,下課後冠宇會跟同學到學校食堂吃飯,或是相約出去玩。但是遠距上課期間,關掉視窗後,面對的是只有自己的房間,「我本來就滿宅的,所以我覺得一直待在房間不困難,但是就連我都會開始覺得孤單、無聊,還是會很懷念跟同學一起上課、去吃飯的日常。」他說。


學校食堂還有開放時,每個位置都設有透明隔板。

本身有非常嚴謹防疫觀念的他,下課後會乖乖待在家,看看影集、打打電動。


還記得去年台灣人想買一台 Switch、健身環,得等上好幾個月,在日本國內也是如此,所有遊戲機都大缺貨,大家被關在家只好靠打電動消除無聊。另外還有去年三月發表的動物森友會,才賣三天,光日本國內銷量就快破 200 萬套,台灣人想買到動物森友會的實體遊戲片,照樣得等上好幾個星期。


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好一陣子,可是人的耐心有限,不可能每天窩在家打電動。冠宇房間外頭的世界照常運行,病毒依舊肆虐著日本,然而全民的警戒心卻越來越鬆。


「日本發布緊急事態宣言後,街上的人真的少很多,像大分這邊是溫泉勝地,很多店家也無法營業,但是時間一久,加上 5 月底解除緊急事態宣言,人潮又開始多起來,就像大家看到新聞上東京的樣子,澀谷又重新擠滿人。」


日本超市與台灣一樣,地板貼有排隊線,但日本多數超商的櫃檯還會加設透明塑膠布阻擋飛沫。
日本無法強制規定民眾外出一定要戴口罩,所以路上時不時還是可以看到沒戴口照的人。
疫情剛爆發時,日本藥妝店的所有口罩都被搶購一空,而搶購者大多是來自中國、台灣的遊客。


東京奧運該辦嗎?


東京奧運原定 2020 年舉辦,受疫情影響延期到 2021 年。但 2021 年一開始,日本又再度陷入疫情危機,每日新增病例數來到 5,000 例左右,最高甚至到 7,000 例。


這樣的情況下,東京政府仍舊傾向照原定計畫舉辦奧運賽事,只是人民真的是這麼想的?


「就我看新聞還有聽別人討論,大家都是反對舉辦居多,因為疫情真的太嚴重,就算辦,也不會有太大經濟效益,反而還可能導致日本醫療崩潰。」冠宇解釋。


根據日本共同社的民調顯示,有 59.7% 的民眾認為奧運應該取消,有 25.2% 的民眾認為應該閉門舉行(不開放觀眾入場),有 12.6% 的民眾認為可以限制入場觀眾人數舉辦。此外,有近九成的民眾對於外國運動員可能把病毒帶到日本而感到不安。


東奧會不會如期舉辦,還不得而知,但無論辦不辦,人民的日子還是得繼續下去。目前日本已經積極展開疫苗施打,歐盟也預計要出口一億劑疫苗到日本,用以確保奧運順利舉行。而還在遠距上課的冠宇,則希望能早日回到校園,回到教室裡熟悉的位置上。



 

在台灣爆出單日 180 個病例後,我先是震驚不可置信,接著我開始思考,可以盡些什麼力量。我想到我有些朋友散居在世界各地,於是想到可以採訪他們,就他們的防疫經驗,提供台灣人參考,希望帶給大家正向能量,讓大家知道,比台灣糟的狀況多的是呢(咦)。


Stay home. Stay safe.

147 次查看

Comments


最新文章

bottom of page